教学项目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国际合作
校友
合作发展
研究机构
关于我们
首页 正文

1981级硕士校友魏本华:五道口的“老三届” | 四十载·跨越

时间: 2021-04-26 08:22 来源: 作者: 浏览量:2172 字号: 打印

1981—2021,五道口创办四十载。

拓荒草野,办学兴业,

在风雷激荡的改革进程中,

荟萃轰轰烈烈的思想,

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号,

淬炼成“金融黄埔”。


从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到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崭新的发展轨迹,

在迈向世界顶尖金融学院的征程上,

奋勇跨越。


2021年是清华大学建校110周年,

也是通州基地的正式启动之年,

学院发展迈入新阶段。

四十载发展跨越,

九万里风鹏正举。

       魏本华,五道口1981级硕士研究生,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中国驻国际货币基金执行董事,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

       问:您是五道口第一届学生,您当时为什么选择考入五道口?

       魏本华:1968年8月到1975年8月,我被派到内蒙古锡林浩特阿巴嘎旗插队,度过了整整七个年头。1975年9月,我被调到阿巴嘎旗中学做老师,从初一教到了初三。1977年恢复高考,我从阿巴嘎旗考到现在的内蒙古师范大学英语系,上了四年大学。在大学时期学习刻苦,当时学校领导找我谈话,希望我留校任教,但我还是下定决心考研究生。

因为当时看了不少经济类的书,尽管不完全理解,但觉得经济、金融很有意思,所以平时会多注意这方面的知识。同时我学的是英语专业,看了很多国外的报纸、杂志,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视野。到了1981年,新一届研究生招考名录公布了,我发现“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刚刚成立,并且要招收研究生。一来我对金融一直很感兴趣,二来金融在那个时候还是冷门专业。所以我就报了名,最终考上了,当时特别兴奋和开心。

1.png

(图为五道口二层红砖楼)

2.png

(图为五道口二层红砖楼)

问:在您的印象中,五道口的学习氛围是什么样的呢?

魏本华:1981年,我和另外17名同学顺利通过研究生部的入学考试。1982年2月我们走入五道口,开始了新的学习。很巧的是,我和大学同窗吴晓灵再一次成为同班同学。1982年和1983年9月,五道口相继迎来了第二批24名和第三批26名学生入校,这68名学生成为五道口的“老三届”。

3.jpg

(图为五道口首届研究生开学典礼,第四排左二魏本华)



我们和1982级24名学生同一年入学,在一起上课、一起讨论,差不多同时毕业。五道口的生源来自五湖四海,同学层次丰富,年龄从20出头到30多岁,经历阅历也各不相同,有上山下乡的“老三届”,也有年纪轻轻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入的。我、吴晓灵、刘自强是我们班年龄最大的三个人,年龄最小的是胡晓炼和厉放。多元组成、相互交融,五道口也因此真正形成了百花齐放、兼容并蓄的包容文化,这是国内其他高校少有的。

4.png

(图为旧期刊阅览室)

那时候五道口硬件条件有限,周围全是农田,教室里夏天蚊虫很多,冬天寒冷。冬天冷的时候我们都裹着棉被上自习。真的是所有同学都非常非常用功,如饥似渴地学习,自习气氛浓郁,“啃”教材,“啃”老师推荐的原版书,争相借阅刚引进的经济学著作。我真的要感谢五道口当时的领导和老师。那时候资源那么匮乏,学院图书馆不惜重金为我们配备了非常宝贵的原版图书,对我们来说真是受益终身。

 高涨的学习热情让老师都深受触动。刘鸿儒老师曾说那些学生学习的劲头,甚至都会让老师们感到心疼,忍不住要劝他们注意身体,多休息休息。

问:您对五道口的课程设计、师资安排及教学条件有什么印象?

魏本华:研究生部当时竭尽全力给我们创造了最好的教学条件。讲课的老师多来自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比如陈岱孙、胡代光、厉以宁、黄达等。他们都是学术大家、大学者,都来给我们上课。学生还可以接触到前沿的金融知识和信息,并参与一些改革的实践,现学现用,还有机会去国外的著名金融机构实习。我觉得,对英语的重视,是五道口教学的一大特色,我们一入校英语就分成快班和慢班教学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正式恢复中国席位的第三年,也就是1983年,IMF 代表团来中国访问期间,与中国人民银行举办了一个研讨会,研究生部的学生旁听了此次会议。IMF成立于1945 年,数十年来有一个不明文的规定,其总裁永远是由欧洲人担任,副总裁的职位当时只有一个,由美国人担任,而发展中国家在IMF的话语权非常少。在会议互动环节,我站起来用英语提了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发展中国家的人也可以当IMF总裁?话音一落,满场哄然大笑。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中国与发达国家实力悬殊,还存在较大的差距,在那个时候提出这个问题,似乎显得非常幼稚。但真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吗?今天全球面貌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迅速提高,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话语权也正在不断提升,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朱民担任过IMF高级副总裁,中国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林毅夫担任了世界银行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随着中国国力的不断增强,将有更多的中国人在国际机构担任负责人,为全球经济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

第二件事也发生在1983年,当时国务院组织一个由财政部、人民银行、国家计委等五家单位组成的20人金融代表团到意大利米兰的一家金融机构去学习。我们学校为了给学生创造更多的学习机会,积极争取到三个名额,我、李弘、波涛三位同学被推荐参加了这个代表团。大家在意大利学习了四个月,授课的都是外国专家,专业术语多,讲话语速很快,对大家的口语和听力是非常大的挑战,当时有些课很多人听不懂。我白天上课,做好课堂笔记,等到晚上再给大家用中文讲一遍,因为都是一起去的同学,不希望到时候考试通不过,让意大利人看不起,所以大家努力互相帮助,最后即使英语最差的人也通过了考试。这是我第一次出国,一边可以近距离地对发达国家经济有直观的了解,一边听老师讲授经济金融理论,使我更深刻地意识到中国在哪些地方比较落后,哪些方面迫切需要赶上去。同时也使我产生一种责任感,希望回国后能为国家效力,能够为国家实现现代化,作出自己的一份贡献。

5.png

(图为五道口首届研究生毕业典礼)

问:请您谈谈对刘鸿儒老师提出的道口传统——“不怕苦,敢为先, 讲团结,重贡献”的理解。

魏本华:刘鸿儒老师提出的五道口精神,是最精练的总结,我们铭记在心。“不怕苦”,即所谓刻苦学习。因为当时学校的生活条件差一些,但相对于我们插队时的苦来讲也不算什么,因此这个“苦”,是指在学习上要付出汗水、不怕辛苦,要有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敢为先”,即要有大胆的、独立的思维。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国家改革刚刚起步,因此这个“敢为先”,指的是不要太受传统的条条框框限制,要和中国改革的现实结合起来。“讲团结”,就是要大家团结协作,有身份感和归属感。“重贡献”,强调要有回报学校的热心肠。贡献有大有小,但必须要有奉献精神,不能有点困难就躲开,或者自己有能力不拿出来。

道口传统不仅适用于在校学习,即便毕业之后,在社会上也同样适用。不论在哪个机构、哪个单位工作,五道口人都应以此为指导——“不怕苦,敢为先,讲团结,重贡献”。

(本文内容整理自《五道口纪事(1981-2012)》,部分图片来源于《五道口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