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国际合作
校友
合作伙伴
研究机构
关于我们

鞠建东教授做客“春风讲堂”第十七讲 倡导建立亚洲共同体与竞争共存的世界秩序

时间: 2020-06-05 07:3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737 字号: 打印

5月28日下午,“春风讲堂”系列讲座第十七讲由五道口金融学院鞠建东教授带来题为“亚洲共同体与竞争共存的世界秩序”的专题报告。鞠建东从疫情、经济、中美关系的简单回顾,世界秩序,一个全球治理的理论模型,三足鼎立的双层全球治理体系,亚洲共同体五个方面展开,梳理了关于世界秩序的经典理论并提出三足鼎立的双层治理体系,分享了关于建立亚洲卫生与经济共同体的思路和具体实现路径。

鞠建东作讲座


鞠建东表示,从疫情总体情况看,我国已得到有效控制,但世界范围内仍在蔓延:国外累计确诊超560万,死亡超34万;美国累计确诊超172万,死亡超10万(数据截至2020年5月27日)。从世界经济发展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疫情大封锁”将成为1929年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联合国贸发会(UNCTAD)预测指出全球货物贸易遭受重创;世贸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货物贸易下降13%-32%。而在中美关系方面,5月20日美国总统发布了一份长达16页的《美国对中国战略方针》,称美国对华关系为战略竞争,将采取全方位施压的强硬政策,继续遏制中国在经济、军事、政治等多领域的“扩张”。


鞠建东指出,中美冲突的本质是大国的竞争与交替更迭。回顾过去100年来大国之间交替更迭的历史,可以清醒地从历史的角度看待当前世界局势和中美贸易争端。主导大国的交替更迭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大国之间的竞争围绕制造业、经济总量、科技、金融、军事、全球治理这六个变量来展开追赶与超越。制造业和经济总量是大国竞争的先决条件;制造业、科技、金融、军事是四个竞争领域;而经济总量与全球治理则提供各自国内、国际的环境支持。只要追赶的那一方达到两个指标,即在制造业上逼近甚至超过主导大国、在经济总量上达到主导大国的60%以上,两国关系就能进入到大国竞争阶段。


谈到世界秩序,鞠建东首先介绍了金德尔伯格的霸权稳定论和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这两个理论对世界秩序都持非常悲观的态度,鞠建东提出了竞争共存的理论。他认为中美两国关系是结构性的,既有互利互惠的部分,也有竞争对抗的部分。与此同时,世界经济已经开始呈现出亚洲、北美、欧盟三足鼎立的结构,中美两国GDP加在一起占世界GDP的40%。中美关系是对抗还是合作,很大程度取决于占世界GDP60%的其它国家和地区是在中美之间选边,还是保持相对的独立性。


鞠建东根据世界秩序的经典理论,讨论了中美关系的两种政策——“趋同论”和“脱钩论”的问题,提出中国应该建立亚洲治理体系,形成三足鼎立的全球治理体系和全球秩序。鞠建东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展开探讨,他认为,人们对公共品存在异质性偏好,可被视为国家规模的一种“成本”。当全球性公共品由单一的全球治理机构提供时,无法满足国家多样化偏好,造成各国福利损失;但当区域治理机构过多管理成本上升,同样导致国家福利损失。因此全球治理结构中应当有全球和区域两层公共产品提供机构。而区域治理机构之间的互相竞争,能够提高区域公共品供给效率,保障了多种发展模式并存的可能性。


鞠建东分析认为,由全球治理机构和区域治理机构组成双重治理体系,在区域层面已形成美洲、欧洲和亚洲三足鼎立的区域治理结构;全球经济已经在事实上形成了以美国、中国和德国为中心的美洲-亚洲-欧洲三足鼎立的经济结构。受到经济发展历史和文化传统等多种因素影响,处在同一地理范围内的国家在经济发展水平、经济制度、文化传统、合作历史与自然条件等范畴内往往具备更强的同一性或较强的互补性,使得区域经济或政治合作开展的阻力更小。


最后,鞠建东和大家分享了关于建立亚洲卫生与经济共同体的建议。他指出,亚洲共同体的建立路径应该是:单边开放,双边谈判,先易后难,有序进入。我们应该秉持“竞争共存”的态度,推进亚洲治理体系,促进亚洲卫生与经济共同体的建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推动浮动汇率和数字人民币跨境支付体系;推进全球技术贸易,建立公平的全球技术贸易市场,反对技术封锁。


背景介绍:


“春风讲堂”系列讲座以雨课堂形式面向全校师生直播,旨在使清华学子不仅具备临危不乱、从容应对的勇气,更具有古今贯通、博学中西的“全人”通识素养。为积极践行社会责任,讲座通过清华大学官方微博、抖音号、快手号、B站号、百家号、新华网客户端、央视频等平台同步对外直播。


“春风化雨乐未央,行健不息须自强。”校歌里的这句歌词,每每成为清寒岁月里最温暖的声音,回响在清华人耳畔。“春风”既是“春风似剪刀”的力量,剪除病毒滋生的余孽;也是“润物细无声”的温情,化作滋润人心的甘霖;还是高挥春秋笔的气度,在历史的语境中体认当下的世界与国族。“春风讲堂”恰是源自清华人对于“春风化雨”“自强不息”的重新阐释。我们希望,知识的理性和行动的勇气,终将如春风驱散笼罩大地的阴霾;而百年的清华,期待在春和景明之日迎候学子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