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国际合作
校友
合作伙伴
研究机构
关于我们

一文了解首席经济学家们在清华五道口都说了啥

时间: 2019-03-22 15:55 来源: 作者: 浏览量:1240 字号: 打印

3月21日,首届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召开,本届论坛由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国际金融与经济研究中心(CIFER)与京东数字科技联合主办。清华大学校长助理、教务处处长彭刚,京东集团执行副总裁、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出席并致辞。论坛以“2019中国与世界经济展望”为主题,来自国内外著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与领军学者热议中国与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政策走向。清华五道口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是CIFER举办的系列论坛,论坛定位高端、权威、前沿,将形势分析、政策解读、实践建言与学术研究融为一体,将成为国内权威且具影响力的经济与金融政策论坛。

微信图片_20190321172621.jpg

全体嘉宾合影


嘉宾观点

(按嘉宾发言顺序排序)


沈建光:政策支持可能大幅高于预期

沈建光.jpg

沈建光   京东数字科技副总裁、首席经济学家

今年经济前低后高,政策对经济的支持可能要大幅高于预期。第一,中美贸易还是有望达成协议;第二,全球经济放缓;第三,中国宏观经济是前低后高;第四,为什么是前低后高的判断,最主要是有一个刺激力度,对经济的支持可能要大幅高于预期;最后,政策面好像带动了股市的上扬。


周皓:只要不搞“大水漫灌” 不会出现杠杆率的恶性增长

周皓.jpg

周皓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

中国债务总量不是问题,结构才是问题,如地方政府债务、部分国有企业债务,可能产生金融系统性风险。基于总体债务率不一定是过高的这个判断,生硬的去杠杆的措施对去年经济下行起到了比较主要的作用。如果温和的增长和温和的通胀能够延续下去,杠杆率结构性的自我改善是正在发生的。这也是中国未来经济高质量、高素质增长和发展重要的条件。


黄益平:控制杠杆率水平不如控增速

黄益平.jpg

黄益平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从跨国数据分析来看,杠杆率增速的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杠杆率水平的重要性。控制总量不如控制部门,意味着一刀切的去杠杆可能还不如结构性的去杠杆。控水平不如控增速,意味着稳杠杆可能比去杠杆更加合适。


伍戈:2019年全年杠杆率或将温和上升

伍戈.jpg

伍戈   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总裁助理

今年国内经济发展要实现“六个稳”,但外需是下降的,所以被动造成国内的杠杆率客观上在短周期内是要上升的,现在是处于杠杆的加减之间。2019年全年的杠杆率将在温和上升的过程之中。


乔虹:宏观基本面只缓步回升 更要担心外部风险

乔虹.jpg

乔虹   美银美林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

市场的情绪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是处于一个比较不稳定的波动期。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的趋势还在延续,随着政策放松的力度逐渐增大,二季度经济增速能够起稳,其后缓慢回升。在中美贸易的方面,我们认为前途应该是光明的,但是道路是曲折的,会不会在六月之前出现其它的状况,我觉得还是要警惕各种的风险。除了中美贸易之外,仍然还要警惕整个国际政治经济形势之中的风险点,特别是现在从欧洲到日本,甚至是美国的经济,我们认为今年的经济增速都是前高后低在下一个阶段,在宏观基本面只是缓步回升的情况下,更要担心的是外部的风险。


陆挺:经济下行压力还很大 传统的政策空间在变小

陆挺.jpg

陆挺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

今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还是非常大的,而传统的政策空间在变小,结构性改革在今年会有亮点,不仅利率会进一步市场化,而且土地、人口、户籍方面的改革将是经济复苏的重要推手。


鞠建东:建立竞争而非垄断的技术市场更加重要

鞠建东.jpg

鞠建东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紫光金融学讲席教授、CIFER主任

目前全球贸易市场呈现出以中国、美国、德国三个核心国家为代表的亚洲、欧洲、北美自由贸易区这样一种三足鼎立的格局,但美元在货币体系中的地位却几乎没有变化。这导致全球经济结构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相矛盾。

他强调,全球市场中技术市场与产品市场的不对称,即全球产品市场的开放,技术市场的保护与垄断,值得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制造业大国高度关注。对于全球而言,可能建立竞争而非垄断的技术市场更加重要。


姚余栋:全球流动性从不足变为适当宽松

姚余栋.jpg

姚余栋   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

世界经济发展面临全球货币体系多元化、贫富差距加大、民粹主义盛行,经济全球化再平衡等多个问题。总体来说,遇到的挑战是比较多的。但总体全球流动性不足到走向相对宽松,为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难得的喘息时间,也给中国经济带来了更进一步的机遇,中国经济将继续乘风破浪,保持新常态繁荣。


朱海斌:美国贸易政策变化对全球的冲击将是深层的

朱海斌.jpg

朱海斌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主管

在2018年到2019年,全球经济有两个关键的主线:一是美国的贸易政策的变化对全球贸易体系所可能带来的冲击;二是全球货币政策重新进入相对宽松的状况。这两点都会对经济带来深层次和长期的影响。


常健:三大风险压力下 央行可能降息

常健.jpg

常健   巴克莱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经济在今年的一季度已经触底开始反弹。从周期角度,最坏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但经济复苏形势还很严峻。在全球经济放缓,PPI通缩,房地产回落这三个拖累内外需下行压力下,我觉得中国利率还是有进一步下行的空间。


陈兴动:2019年的经济增长速度要比2018年慢

陈兴动.jpg

陈兴动   法国巴黎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今年整体上宏观经济政策是一个开口型的扩张,经济增长仍将保持在合理的区间内运行的可能性较高。但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相较于2018年仍将放缓,在此基础上从季度变化的角度来看,今年的第三季度可能会逐渐地改善。


魏力:全球最危险灰犀牛是民粹主义

魏力.jpg

魏力   恒昌首席经济学家

全球最危险的一个灰犀牛就是民粹主义。这样一个潜在的灰犀牛会不会影响到我们长期的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和经济再走出繁荣富强的十年,以及新旧动能的转换、以及今年我们两会提出来的“六稳”,都非常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