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正文

朱民:老龄化、气候变化、人工智能在改变未来经济

时间: 2019-03-04 04:20 来源: 作者: 浏览量:6965 字号: 打印

朱民,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原副总裁。


近日,“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第十九届年会”在黑龙江亚布力举行,朱民出席并演讲,他表示,有三股力在影响今天的经济,改变未来的经济。

 

影响今天经济的三点是:①增长周期的力;②结构的力,整个的全球经济在走向轻缓;③超级关联,拉美股票市场和亚洲股票市场的关联性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的密切。

 

改变未来经济的三点是:①老龄化,经济学不能解决的问题是老龄化;②气候变化,到2069年大家可以看到世界上如果不给予任何控制的话,按照1.5度的话,整个地球相当大的部分都会变成极度的干燥、干旱和炎热;③人工智能,它正在颠覆世界。


演讲实录:


朱民:

会议让我讲讲经济,讲形势我觉得容易,但是我想我们更重要的是理解未来,而之所以焦虑,是因为整个未来的经济正在发生非常深刻的结构性改变,我看全球经济,包括中国经济三股力影响今天的经济,三股力深刻地改变未来的经济,所以我就给大家报告一下我的观察。

 

全球经济的第一股力是增长的周期,周期的力。整个经济的增长我们可以看到从危机以来,它有一个很大的反弹,反弹以后逐渐地往下走,红的是发达国家,黄的是世界平均,蓝的是发展中国家,总体是在一个中速的区域,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影响对全球经济的冲击是非常大的,直到今天我们仍然还是在一个中速的区间,理解周期是过去十年的经济增长,平均速度低于2008年危机以前的十年,低于2008年以前30年的平均速度,过去10年是中速增长,2008年是全球在过去10年中经济增长的顶峰,之后几年的经济开始下滑,这里不存在悲观和乐观的问题,只是一个周期。

 

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会从3.7%降到3.4%左右,2020年会继续往下走,周期的力量,所以没有乐观没有悲观,从整个我们预测的未来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到2022年未来三年可能会低于5%,低于6%,大家可以看到美国的经济会跌得更厉害,会从4%左右,逐渐地会降到2.2%、2.3%左右。甚至逐渐会降到1.5%左右,日本的经济会跌得更为厉害,这是一个周期。在这个后面很重要的力量,是劳动生产率的急剧的下跌,这始终是我们今天仍然没法理解的一个问题。科技如此的发展,但是科技如此的发展加上全球化的竞争,使得产品的使用价值增加,但按照马克思说它的市场价值在减低,所以利润空间在减少劳动生产率在下跌,美国劳动生产率在过去7、8年危机以来跌的非常厉害,从1.2%、1.3%的增长速度跌到0.3%左右,所以第一股力量影响今天的经济是周期的力量。

 

第二,是结构的力量,整个的全球经济在走向轻缓,这是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我们可以看到在讲增长的时候,这个黄线是增长,绿线是投资,红线是贸易,整个的贸易和投资都在往下走。发达国家今天的投资和2007年我们当时给它做了一个预期的投资增长比较,今天发达国家的投资和2007年的预期,也就是说假设没有危机的话,跌了25%。十年中少了25%的投资占GDP,你这个经济增加可能强壮?所以我们现在其实还是在一个低于2007年那个高的、优的、均衡水平的一个低水平层面,所以投资是很弱的,在过去的十年里面。

 

投资弱,经济增长更多的是由消费主导,而不是由投资主导。大家可以看到这个红的,红的是消费,占GDP的比重,蓝的是投资,发达国家消费推动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新型经济国家这是第二排,消费的比重也是越来越大。所以它越来越成为一个消费主导的经济,理解这一点也很重要。

 

服务业仍然居高不下,美国的服务业今天还是占78%,欧洲占74%,危机的时候都说美国的制造业太低,服务业太高,所以美国奥巴马开始要把制造业拉回去,当然没有成功,包括现在特朗普也是想这么做。服务业的比重居高不下,在欧洲还在上升。所以整个经济在持续转型,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人的需求偏好发生了变化。我们发现如果把今天的人消费的结构和十年前比的话,现在的人消费更少的物质产品,消费更多的服务业。我们做了一个统计特别有意思,整个服务业增长的速度远远快于商品的制造业,我们用的是人的居民收入增长,比如说每一块钱今天和十年前比,你有多少比重花费在进口的物质商品上面,如果这个比例是不变的,我们称之为收入的进口消费弹性,那所有国家都应该在这45度的斜线上面,蓝的是发达国家,红的是发展中国家,最大红球是中国,最大蓝球是美国,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在45度斜线之下,也就是表明十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的国家都花更多的钱在服务上,而不是在物质商品上面。更多人的消费是消费教育、消费医疗、消费旅游、消费文化,而消费更少的冰箱或者彩电、或者车,包括车的消费下降了。

 

经济学家有两件事是改不了的,第一,就是对人的偏好是没法改的,人的偏好发生了变化,这个偏好将在未来越来越多的主导经济结构,因为人的偏好决定总需求的结构。所以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所以全球贸易的速度增长,在没有贸易战以前贸易已经开始增长了,贸易战以后贸易增长速度会更大的放慢。大家可以看到,从80年代危机以前,全球的贸易增长增长了46%,危机以来到现在十年全球贸易战GDP整体比重是下降了13.6%。第二股力量,我称之为结构的力量,全球经济在减缓,所以我们现在越来越说轻资产,就是这个市场的感觉到了。

 

第三股力量,是超级关联,我们大家都生活在如此密切关联和互动的经济体系里,任何一个人的运动都会影响到其他人。这是我们做的对金融资产,对拉美的股票市场和亚洲股票市场的互动的关联性的问题。我举一个拉美的例子,96年的时候,拉美的股票市场和亚洲金融股票市场的互动率只有16%左右,随着全球化不断地上升,危机的时候,这个金融资产的关联度高达90%,危机以后有所下降,现在也在70%左右。也就是说,亚洲的股票市场动一个百分点,拉美会动一个百分点,发现拉美更多的时候冲击亚洲。70%以下很少发生这种事情,因为它的关联性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的密切。

 

产业链的形成使得全球经济紧密地联合在一起。2000年的时候产业链的主要部分是德国,是代表欧洲的产业,还有一个是美国的泛太平洋产业链,中国是通过我们的台湾省,然后通过韩国再到美国。所以当初世界是两个制造业,美国的泛太平洋制造业产业链,今天这个世界变成了三个产业链,德国为中心的欧洲的产业链,美国的产业链变成了北美区,中国成为了泛亚洲和泛太平洋的产业链中心。这个产业链的形成使得制造业和物质生产的经济密切地连在一起。所以全球经济增长的互动性急剧上升。这是我们以前从来没有观察到过的现象。

 

这是在危机以前,危机以前全球经济增长波动的关联性,这条棕色的线是发达国家,所以他们的关联性比较强,其他的波动关联都低于10%。危机的时候整个关联性,一下子高到80%,危机以后有所下降,仍然在40%到50%之间,也就是说,今天的经济是要涨,大家都一块涨,要跌,大家都一块跌。整个关联性从金融市场延展和扩展到实体经济,这是影响今天全球经济运动一个特别重要的力量。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整个经济行为的改变方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我们以前当整个经济行动变化的时候都是自上而下政策的变化,大的世界的变化,而今天所有的人都有手机,能在同一时间得到几乎是同样的信息,在这个时间点上所有的人会采取或多或少同样的行为,通过产业链可以在瞬间改变经济。假设我们今天在这个时候同时接到一个信息,纽约地震,华尔街大火,你们第一个反应就是股市肯定跌,全球经济肯定有危机,你们第一个反应是什么?觉得该抛的都要抛,如果晚上本来说要请所有人吃法国大餐,说对不起,危机来了我们省省这个钱吧。在座所有的人这样想的话这个市场立刻动摇,贪婪到恐惧之间的变动是分秒之间的变动。恐惧到贪婪的变化是一个长期的缓缓的变化。所以这就是说为什么经济波动会如此之快,因为所有人采取同一个行动,同一个方向,这是我们现在面临一个最大的经济动力。

 

我一直说“风起青萍之末”,当风起来的时候其实我们真的不知道是哪一片萍叶动了,这是影响今天全球经济的另一个特别重要的力量,它使经济变得不确定和变得动荡了。美国经济对全球经济影响我们做了一个测试,如果美国经济动一个百分点的话,它第一个动的会是加拿大,第二个是墨西哥,它会影响加拿大0.9个GDP的下跌,墨西哥0.75个GDP,也会影响中国0.35个百分点GDP的下降,我们把这个影响分成蓝的实体经济的影响和红的信心的影响,大家可以看到信心的影响在里面起相当大的作用,比如说西班牙和法国,法国是一个农业国家,法国受美国的直接影响非常小,但是美国影响通过信心影响,通过欧洲和中国影响法国,同样影响法国0.35个百分点。所以整个世界今天是如此密切的关联在一起,信心的冲击影响是如此之大,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在急剧扩大。我们做了一个分析,如果中国的投资下降一个百分点,不是GDP,投资下降一个百分点,影响中国的贸易伙伴GDP的冲击,对大宗商品中国的贸易伙伴,大家可能没想到影响最大的国家是什么?是智利,大家可能从来想不到智利会影响最大,铜、煤、铁,还有什么?我们吃的所有的水果。第二个赞比亚,第三个沙特,制造业的地区影响最大的是我们台湾省,中国一个百分点的投资下降会影响台湾省0.8个百分点的GDP,马来西亚、泰国等等,0.4个百分点GDP的下降,所以中国现在对世界经济抑制力是巨大的,我们生活是在一个密切关联的系统里面。大家同方向移动,所以很多时候每个个体都会成为我称之为无辜的受害者,因为这个风起的时候,你的个体挡不住。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今天就讲三点,还有更为深刻的三个力正在影响明天的经济。

 

第一,老龄化。经济学第二个不能解决的问题是老龄化,经济学没有办法。我们可以看到,从今天到2100年,全球的人口是上升的,今天是74亿,2100年预期是112亿人口,人口是上升的,但是人口的结构特别的不均衡,这个绿的是发达国家新经济国家,包括中国、美国,他所有的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大家可以看到最高峰恰恰是2008年,以后逐渐下降到2040年左右下降为零,以后逐渐劳动力的供给为负,这个红的是南部非洲撒哈拉国家,他们的年龄是不断的上升高峰在2070年一直到2100年,还有5000万的竞争劳动增长率。严重的均衡和不均衡是很大的问题,可以移民吗?谁给他们工作,就业和发展呢?世界远远没有准备好,在这个大的格局下,人口的第二个挑战就是全球老龄化,老龄化讲了很多,我做了一个特别直观的图,这个图很简单,我把2015年人口的结构延伸到2050年,2050年对比2015年净增长的人口在哪个年龄段。这个特别清楚,净增长最多的是60岁的年龄段。我很惭愧,因为我也属于那个年龄段,所以我也贡献了极其微妙的一分子,70岁人,80岁人,而在劳动力的40岁的、30岁的、20岁的增长的部分非常小。日本到2050年相比2015年,日本净增最多的是80岁以上的老人。你说这个经济怎么搞?就是2050年,我想我是看不到了,中国的老龄化同样非常的迅猛,到2050年我们中国整体的人口是下降的,整体的人口我们会下降,但是我们净增的人口里面是在60岁的年龄段、70岁的年龄段、80岁的年龄段,我们40岁、20岁的年龄段急剧的下跌和减少。这会从根本上改变所有的需求结构和供给结构。日本是老龄化走在最前面的,所以我以日本作为案例,1994年和2016年整整20多年的时间,因为老龄化日本的建筑业急剧的萎缩,制造业急剧的萎缩,大家可以看到制造业萎缩,建造业萎缩,服务、金融、保险业在萎缩,房地产业是租赁,租赁在上升,信息专业和健康服务在上升,整个政府的开支里面上升急剧增加的是医疗支出、国防等等其他的开支几乎是不变的。

 

日本的房地产在老龄化之后,大家可以看到,整个的开工、开方和新建,在泡沫达到顶峰的时候急剧的下跌,也许很多人会跟我说,日本的房地产的下跌是泡沫,我同意,日本的房地产下跌有相当大的原因是泡沫,但是泡沫只是触发的原因,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老龄化,泡沫触发了对老龄化的恐惧,日本的房地产从此只会下滑,不会上升。因为如果是泡沫,它可以上升,它可以下跌,它一定反弹,日本20多年来连续的房地产的下跌深刻的原因在老龄化。

 

第二个变化的力量是气候变化,我们对气候变化关注很少,但是气候变化是很严重的,到2069年大家可以看到世界上如果不给予任何控制的话,按照1.5度的话整个相当大的部分都会变成极度的干燥、干旱和炎热,人们能居住的地方只有西伯利亚地区以及加拿大的部分地区。所以这个状况是不能承受的,产生这个状况很多的原因是因为碳排放,我们做了一张一万年的表,这个指数是1000年,大家可以看到在1万年的期间,人们有冷周期和热周期,所谓碳排放有高有低,但是在最近的1000年,这个碳排放急剧的上升,远远超过人类在任何工业革命以前的时候,碳排放的上升是因为我们对能源的消费急剧的上升。所以要控制温度上升,控制能源的消耗和碳排放变得特别的重要。所以现在中国对于气候变化引起的基础设施投资在世界领先,新能源的成本迅速下降,对再生能源的需求会不断上升。整个的能源变化会引起整个产业的变化。

 

我举一个例子,今天全球的电动车和混合车占全球汽车的销售只有1.12%,未来中国的目标是在2030年把这个新能源汽车占到整个销售汽车的比重达到40%,所以这是为什么要讲电动自动驾驶共享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我觉得这个市值很难实现。但是只要朝着这个目标走,整个的汽车制造业的产业链会发生根本的变化。不仅仅是一个发动机的问题,不仅仅是一个电池的问题,整个的底盘、框架、仪表、汽车的概念根本变化,所以气候变化会引起整个工业的根本的结构性变化,而不是一个能源的问题。所以这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大宗商品的价格我觉得不会上升。

 

第三个力量,就是人工智能正在颠覆世界。我们理解人工智能是从AlphaGo,是韩国的顶级选手,但是其实更为深刻的是Alpha零,AlphaGo和Alpha零的区别,AlphaGo是学了13000盘人类象棋学会了,它的项目工程师是一个华人,是一个新加坡人姓黄,Alpha零没有学过一盘人的棋,告诉它的规则是什么,在五天之内Alpha零打败了AlphaGo,在七天之内打破了AlphaGoMaster,在20天Alpha零打败天下无敌手,所以柯洁输了以后哭了,因为他觉得这不是和人在下棋,因为这个棋他从来没有见过,它不只是比你想得快,想得远,它的棋路是新的。如果人工智能给它规则,它就能够达到最优,这个世界会怎么样?所以Alpha零广泛的运用预测、导航等等一系列的,机场、铁路、运输,只要是规则明确的它就去优化。所以这个改变是根本的,这是2000年在瑞士银行照的一张相,一个大厅1000个交易员,24小时全世界交易,当时我是非常的震惊,我想什么时候中国银行能建这样一个交易大厅,我真的是死而无憾了。

 

今天这个大厅空空如也,为什么呢?被机器取代了,机器的交易配售、财富管理远远超过了人做的事情,所以人工智能正在改变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就业、安全、娱乐,甚至包括军事,无人机在杀人,无人机已经能携带相当吨位的炸弹,机器人负重可以达到500公斤以上,我们还需要士兵吗?所以人工智能的变化是特别迅猛的,人工智能已经遍布金融业、银行所有垂直领域,零售、公司、投资等等的,金融业以后是一个物理世界和数字世界融合提升效率、提升安全、提升客户的感受。所以这个变化是到来了。

 

那么我们做了分析,人工金融科技对不同银行界的冲击,这里影响都会很大,从现在来看还在支付和零售,而未来来看是公司贷款和财富管理。所以这是一个根本性的变革和发生。人工智能在根本上改变制造业,我们这个做的大数据、机器视觉,从设计、生产、检测、运输、仓储、配送,现在几乎普遍运用到了所有的过程。因为时间的关系我给大家讲一件事儿,智慧制造三个维度打通工业企业的数据流,我发现他们在打通第一个数据流,工业互联网现在开始把从车间生产水平的数据垂直到财务、规划,然后上升到云,所以它把垂直的生产的管理部门打通了。第二个它可以把供应链打通。

 

第三个它把整个的产品和设计改变了。也就是说,随着信息的返回每一个产品生产的时候它都会有一个数据的影像,这个产品的生产过程中,这个数据影像在不断的更新。这个三维空间通过人工智能打通是未来智慧制造,我可以说对未来的制造业,任何产品都会是,也必须是像苹果的手机一样的产品,不是从市场的需求返回得到的,而是由企业家通过洞见未来和机器的分析得出来新的产品。而只有这样的产品才能在市场上站住。所以这把整个的销售理念根本的颠覆掉了。

 

当然人工智能使得制造业变成服务业,这是一个最标准的案例。人工智能在物流的领域是巨大的,现在从生产开始、运输、仓储、派送到消费者,而我们现在见到的仓储和快递小哥只是整个物流最后一公里,物流占全世界GDP的比重,大家可以看到,平均占GDP的12%,中国是十二万亿人民币的市场,这是一个巨大规模的市场,而我们最后一公里的物流只占这十二万亿的7%。所以这个物流的智能化这个空间我觉得是非常宽广的,医疗等等。

 

MRT对全球3000家大企业做了调查,就问他们人工智能对你们影响在什么地方?今天他们认为只是在20%左右,就是在效率的提高和产生新的产品,他们认为五年之后就可以提高到60%到80%左右。

 

五年,这是全世界顶级的企业家的对人工智能的反映。我们现在还只是在人工智能的初创阶段。所以人口的老龄化和结构的不平衡,大气温度的提升和对能源的关注和排放,以及人工智能,我觉得这是三个非常巨大的力量,正在深刻的改变未来所有的经济变化,从行业到产业,从产品到效率,这是一个根本的变化,中国怎么样?中国的经济占世界的发展,在90年代的时候中国只占全球经济的4%,今天中国占到19%,所以中国经济占全球的比例上升的非常快。

 

未来到2020年,黄的部分是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度,这是用PPP衡量的,这是用市场价格衡量的,都维持在30%左右。所以在这个大的变动的格局下,我们对中国经济增长不管它的速度是6.5%,还是6%,它增长的能力和动能是在它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和驱动力是在的。那么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中国经济是两个政策,一个是改革开放的政策,一个是创新的政策,是改革开放的政策和创新的政策两个政策支持稳定和发展。

 

那么在改革开放,我们会继续看到中国的经济调结构,消费的比重继续上升,储蓄率会继续下降,收入会提高。工业的比重会继续下降,服务业和第三产业的比重会继续上升。所以中国经济在这个大的格局下,通过改革继续朝这个结构的方向走,那么与此同时,通过去产能,通过改革对国有企业,包括一系列的政策,包括整个金融改革来提升劳动生产率,我们估计所有的改革可以使中国的潜在增长,多增长一个百分点的GDP,所以改革实际的间接推动力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包括金融改革。

 

在科技方面,我们在能源和环保,现在已经是非常关注投入非常大,中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可以和美国竞争的第二大人工智能大国,现在走的也是非常的前沿,刚才我们的校长介绍了我们的科技发展,那么现在是从研究走向科创、走向创新、走向产业化和企业化的过程。在这两个力的总和下来推动稳定和发展。

 

所以我对中国经济的发展也很有信心。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