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报考我们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校友

合作伙伴

国家金融研究院

关于我们

English

周皓: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指标处于低位和下降的态势

时间:2018-03-29 来源:金融界 作者: 浏览: 字号: 打印

       3月28日,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主持,由LSE和清华的团队共同准备的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体系改革研究报告发布会发布。
       会上,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周皓教授给大家发布了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与金融监管体制的报告。
       以下为周皓发言全文:      

       大家都知道半年以来,中国金融监管体制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11月份宣布成立了中国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副总理任主任。1、2月份又宣布了保监会和银监会的合并以及把重要的立法权限和宏观审慎的权限放到央行。前几天,第一次宣布任命银保监会的主席和书记郭树清同志为央行的书记和副行长,这是第一次交叉任命金融监管机构的主要负责人。这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要有这些金融监管机构的翻天覆地的变化?LSE的袁志超教授在我之后要向大家介绍为什么有这些变化。

       我要向大家解释的是,这些金融机构监管改革的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发生,中国政府把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定为未来三年金融工作的底线,定为未来几年三大攻坚战当中的首要任务。为了达到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目的,我们要开发工具,来监测、观察、控制经济当中的系统性风险。这个报告作为我们和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联合报告的一个章节,专门探讨运用这些在国际央行和学术界成熟的方法,来监测中国金融系统当中系统风险的一个结果。

       我们得到的结论是这样的,从宏观角度来看,2017年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指标处于低位和下降的态势,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概率非常低。背后的原因是,中国实体经济的增长超出了市场的预期,2017年6.9%的增长率也超出了2016年的6.7%的增长率,在经济增长复苏的过程当中,主要的银行的账本在修复,不良贷款率、增长率在下降,这是背后的经济原因。在微观层面,我们发现大型的国有银行、证券公司和保险公司,在金融治理加强的情况下,他们的系统性风险的指标是呈稳健和下降的趋势。但对于股份制银行作为一种中型的银行和个别机构的金融风险指标,还在呈上升的趋势。作为一个宏观指标,我们定义一个宏观金融系统性风险事件为股市上的所有的金融行业和房地产行业,股市价值跌幅超过40%以上,定义为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事件,这个事件的概率就是我们刻画和观测经济当中系统性风险程度的概念。从过去几年的表象当中大家可以看出,在2009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这个指标是远远超于警戒线这条红线的,另外一个时期超过这个警戒线的时候是2015年7、8月份股市动荡和8月份以后的汇率调整的时候。这两段时间是风险指标比较高的。最后一个比较高的是2016年初,在资本流动、资本流出比较加剧的情况下是风险比较高的。在过去的一年以来,2016年特别是2017年一年以来,经济当中发生巨灾性的风险的概率远远低于警戒线的指标,呈现在低位徘徊的趋势,原因就是我前面介绍的背后的经济增长的原因,背后的银行坏账率的增长速度在下降的原因等等,促成了这个宏观条件的稳定与改善。但是是不是经济当中就没有金融风险呢,不是这样,我后面再解释。我们刚才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也和国际组织、国际机构最近几年对中国债务率对GDP的比例高速增长的杠杆率的担心的一些指标相吻合的,比如说国际清算银行长期跟踪的新增信贷对GDP流量的比率,在2016年初以前是快速上升的,从2016年到2017年有个缓慢下降的过程,这和我们前面谈到的经济增长的加速和资金从脱虚向实,离开银行间和资管市场,进入实体经济的贷款的变动是相吻合的。

       我们刚才说到宏观系统形成风险指标的缓和,并不是代表经济当中没有发生金融风险的隐患。如果我们把宏观金融风险的一些指标分散到各个机构、各个行业,把在金融风险管理当中传统运用的在险价值和预期损失,调到经济当中发生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事件,比如股市当中的金融和房地产指标跌40%这种事件,我们可以观测到在不同的行业,这个趋势是不太一样的。如果大家看到这张图,我们的银行业在整个社会融资当中的比例超过80%,它占系统性风险的比率也是最高的。证券业、保险业相对是比较小的,贡献也不是很大。在银行业当中,我们发现国有银行这几种风险指标的趋势是较为稳定或者2/3都是呈现下降的趋势。与此相对照的是股份制银行,比五大行小一点的银行,他们的系统性风险的指标是有所上升或者一直徘徊在比较高的位置。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2017年以来,3、4月份,银监会对理财产品和大资管计划的金融乱象开始了治理,从2017年1、2月份开始,央行的货币政策也进入了稳健中性或偏紧的上升通道。在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都在趋紧的情况下,不同类的银行由于他在资产管理当中不一样,收到的压力是不同的。比如为了支持理财产品和影子银行的资产管理计划,他部分的股份制银行是银行间市场资金的净借入方。五大行包括政策银行,比如开发行等,是央行货币政策的通道,银行间融资的净借出方,所以在资金利率偏紧,在金融监管偏严的情况下,五大行相对处于有利的地位,因为他的借出资金的收益率会提高,而股份制银行作为资金的净借入方,受到的压力会增大。另外一个角度来证明这种观点,我们可以比较国有银行、股份行和城商行的市场市值资本和系统性风险的预期损失。大家可以看到国有银行在最近一两年,市值相对于预期损失的比例是高于1的,城商行在大规模上市以后,由于它的业务比较简单,不是很复杂,它的市场资本价值相对于预期损失来讲,一直在1.5倍以上。对于在资管行业和影子银行业务比较基金的股份银行,若干年以来,市场资本的估值一直是低于预期损失的,低于1的,所以市场对这类银行的资本支付损失的能力是一直有担心的,这也和我们前面谈到的这个判断是相一致的。我们也可以通过巴塞尔的资本重组比率来印证我们前面的判断,国有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比较高的,一直在12%以上,而且最近两年有呈进一步上升的趋势。城商行也高于股份制银行,股份制银行的资本充足率,用巴塞尔的标准来看,也是相对处在比较弱的情况。

       我们还可以把每个机构的系统性风险的指标归类,我们可以把这种风险分解到单个的机构,在我们追踪的系统性重要的金融机构当中,有些机构风险指标是呈上升趋势的。

       总结一下关于系统性风险监测报告的结论,根据现在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改革的趋势和重要负责人任命,我们预期总体上强监管、严监管,治理影子银行和治理资产管理会继续下去,如果这个态势继续下去,我们预期银行业在总体的风险,这个报告显示出的宏观的风险是稳定的,但是个别的行业,股份制银行,个别的机构,在监管趋严的过程当中,他们的风险指数会有所上升。


教学项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