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报考我们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校友

合作伙伴

国家金融研究院

关于我们

English

朱宁:智能投顾能否打败市场?

时间:2017-12-01 来源: 作者: 浏览: 字号: 打印

       “怎么来衡量智能投顾?智能投顾能否打败市场?理论上来讲,不是完全不可能;从实际上来讲,又不是特别可能。”11月28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泛海金融学讲席教授朱宁在“《财经》年会2018:预测与战略”上如此表示。

       谈到金融科技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朱宁讲了两个方面。他认为无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人工智能,它们改变了两个非常重要的关系:一是人和机器的关系。大家梦想的是,再过30年,80%的社会人都不用工作了。

       二是人和人的关系。人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相对是比较弱的。人的行为为什么不理性呢?因为人能够想得很厉害,但很难做得很厉害,没法控制自己想吃巧克力的冲动。金融科技是发展了,怎么协调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弱势的人确实要受到一些保护,但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机构相对比较强势,个人比较弱势,就会发生错配。所以,朱宁呼吁监管能力和水平要跟上,否则一定会发生很大的风险。

以下是朱宁发言实录:

       朱宁:非常感谢。怎么来衡量智能投顾?是不是智能投顾能打败市场,理论上来讲,不是完全不可能;从实际上来讲,又不是特别可能。回到我关于投资者行为的研究,看一下国内的散户投资者,70%的散户持续的跑输大盘,10%的散户能够跑赢大盘,20%的散户跟大盘持平。人的止损能力是非常非常差的,这是人非常深层次的规避损失的倾向,人会过度自信,觉得股票看的特别准,买了之后结果一直跌。对自己能力的判断,绝对超过真实的能力。为什么这么多的散户愿意追涨杀跌,人类有一个特别简单的进行短暂的线性推演的逻辑,想想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先看看昨天发生的事,昨天楼市涨了,楼市还会继续涨下去。前年有一个特别流行的策略叫“涨停敢死队”,为什么?就是散户看见什么股票涨了,才觉得这个股票今后才会涨。所以,从事智能投顾和智能金融的朋友们,能够通过自己的产品纠正这方面的错误,已经是非常好的教育投资者、提升投资者权益的一种方式。

       在国内,投顾这个概念不是被特别清晰定义的概念,投资是很广泛的领域,国内一讲投顾,总觉得是证券投顾,其实我们很多的投资者需要的是非常广泛的大的资产管理顾问,我知道自己有多少资产,进行怎么样的配置,我们应该把投顾的概念讲的更广泛一点。

       我讲两个可能面临的风险和挑战。无论是大数据,云计算,还是人工智能,都改变了两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一是人和机器的关系。大家梦想的是,再过30年,80%的社会人都不用工作了。二是人和人的关系。有的人说有些业态是以普惠金融之名行庞氏骗局之实,前段时间很热的消费贷、现金贷。我在特拉华州看到过个人家庭破产的例子,一个家庭欠了6000多美金的信用卡贷款,两口子一年挣4万美金,交完税剩3万美金,你会发现有些消费是可以鼓励的,有些消费是不能完全鼓励的,人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相对是比较弱的。人的行为为什么不理性呢?因为人能够想得很厉害,但很难做得很厉害,没法控制自己想吃巧克力的冲动。金融科技是发展了,怎么协调人和机器之间的关系,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弱势的人确实要受到一些保护,但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机构相对比较强势,个人比较弱势,就会发生错配。所以,我呼吁咱们监管的能力和水平一定要跟上,否则一定会发生很大的风险。

       提问:请问朱老师,被动投资和未来主动配置的策略能不能结合?主动投资和主动配置的关系怎么看?

       朱宁:这个问题非常好,我们对这个问题有很多的思考,涉及到整个行业未来发展的大趋势。我个人这么理解,回到人的投资需求,其实有两点:第一,对于时间的对冲。第二,对于风险的对冲。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为什么要把钱放在银行,一定意义上是对于时间的对冲,产生了利息,今天不消费,今后再消费,为什么买股票,不把所有钱放在银行里,是希望多获得点收益。我个人对智能是非常看好的,随着计算机技术,大数据对于信息的分析、处理,处理的效率、速度、涵盖的范围都有提升,它逐渐挤压我们承担更多风险来获得更多收益的能力。但人还是人,投资是一项反人性的活动,其实可以把原来那些反人性的东西通过智能克服。人还是人,有一日三餐,有七情六欲,对今后的渴望和期盼是不能改变的。我觉得人们会越来越消极和被动的投资,但这使投资者对时间的判断和对风险的识别能力有更精准的把握。虽然越来越消极和被动了,但没准投资收益反而是提升的。

       再回到被动和主动之间,机器管理的资产基本上是不产生α的,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交给机器管理?第一,信任。第二,人对于数字是很难理解的,更喜欢听段子,当然计算机也可以写诗了,你在信任的基础上,还希望有一种沟通的诉求,很多时候,去见我的基金经理,并不想知道我的回报是多少,希望你能告诉我明年做的比今年更好。

       提问:这个观点我是不太赞成的,一季度华为请我们到欧洲参加了世界移动大会,到意大利,到英国,他们对中国非常佩服,我们非常惊讶的是,支付宝在那里都可以用,白皮肤蓝眼睛的女士先说,你用支付宝吧,支付宝很方便。我们目前在世界上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新金融、新经济,如果把创新放到第二位,把监管放到第一位,不让创新试错,监管怎么有的放矢地进行监管呢。本身智能投顾就是在探讨,一定要让它发展一段时间,监管部门要有一个观察期,给企业一个问题的暴露期,然后才能有的放矢,对症下药的进行监管。

       朱宁:我刚才提到了金融创新和监管的关系,我说两个,英国在发达国家里算在互联网金融或金融科技里走的比较靠前的,有新的技术,放在现有的金融机构的场景里试验,和他们相比,我们国内的监管环境不是太紧,而是松了很多。我们无论从宏观的改革来讲,还是对消费者的保护来讲,我们是在试验金融创新。现在防范金融性风险是金融工作的重中之重,大家要从这个高度来看。

(编自财经网,未经本人审核,仅供参考,标题略有修改)

教学项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