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报考我们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校友

合作伙伴

国家金融研究院

关于我们

English

巴曙松:2017年宏观经济与投资展望

时间:2017-01-05 来源: 作者: 浏览: 字号: 打印

巴曙松,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中国银行业协会首席经济学家,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兼职硕导。

全球金融市场现阶段存在三种不同的现象

第一是全球经济分化明显,导致各国施政目标与重点差异大:不像200809年全球受到的相同危机的冲击各国政策很容易形成共识,现阶段各经济体很明显出现不同的循环,例如:美国进入升息循环,相对地很多新兴市场经济进入调整的下行阶段,甚至可能还要实施降息的周期,这种经济发展的背离很容易导致全球资金大幅从新兴国家回流到先进国家。

第二是全球利率处于历史低位,汇率波动成为经济压力的释放口:全球利率在历史低点,很多经济体是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当利率已无调整空间时,很多经济体调整的压力往往会反应在汇率上,所以这段时间汇率的波动非常剧烈,汇率波动成为释放经济调整压力很重要的一种出口。香港交易所的人民币期货最近交易量大幅上升,全市场未平仓量已达四万多口的历史新高,反映了对人民币汇率风险的关切。但若以全球汇率来作对比,其实人民币表现算是很好的,人民币和英镑、新台币兑美元的贬值幅度算小,相对欧元与日圆的贬值幅度就更大。

第三是全球主要经济体的政策基调开始更加强调内部事务优先,参与全球化的积极性大幅降低:这种现象以美国与英国为代表,表现在全球的经济指标上就是全球贸易的成长速度持续低于GDP的增速,以前全球化快速推进时期贸易增速一直都比GDP增速要高很多,而这种改变对于一些高度依赖国际市场的经济体形成压力,也包括亚洲四小龙都面临这样严峻的问题考验。

川普上任美国将退出TPP,中国主导的RCEP是否在贸易上有更大发挥空间

20169月初在杭州召开的G20领袖会议上看,中国在国际经济政策的导向上非常支持全球化,大陆和周边的经济体如台湾、香港、韩国、新加坡都自全球化获益良多,所以这些大的经济体要完全逆全球化而动是不切实际的。在这些主要发达国家参与全球化程度降低时,确实给中国对国际市场的影响力提供更大的空间,在此之前亚太地区事实上形成两个明显的贸易规则竞争,就是TPPRCEPTPP若美国如川普声称的那样退出后,自然就是大陆主导的RCEP发展空间大。TPP强调的是较为发达国家的诉求,更多关注的是服务贸易与投资的便利化,而RECP强调的是更多的包容性与多元性,不是刻意订一个很高的标准,如果美国放弃TPP的话,意味着全球贸易强调更多的包容与多元的双赢策略(Win-Win Game),因为若是订一个很高的标准推行下去只有部分受益,很容易导致全球市场的分裂,而RCEP多元化包含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的经济体与资源经济体都能从中获得好处,这将体现出中国更多包容、多元、共赢的传统智慧。

最近大陆黑色与基本金属价格明显上扬,是去库存成功还是阶段性反弹?

2016年在大宗商品上有趣的现象是——产能过剩依旧存在,但是短期去库存有进展导致价格大幅上扬。大陆决策者积极推动去库存,短期来看煤炭价格因为库存压得很低而上扬,从2015年底至2016年初煤炭有色金属库存开始明显下降,但从整个经济体的产能来看还是过剩,所以近期价格上涨是反应去库存进展,但是中期来看还是要受制于产能过剩。基本金属的价格也和美国、日本、英国一直困扰的通缩预期有关,现在是否能借由川普的大规模基础建设、扩大财政支出而一下能给全球带来通膨的预期是值得关注的关键。

债券市场殖利率大涨,是否利率低点已到底

这还是要持续观察,因为利率低主要是因为实体经济回报率下降不可能承担很高的利率,在产能过剩的全球环境中通缩预期导致低利率和零利率现象,所以这要观察实际环境有无变化才是关键。另一个是川普的宏观政策有一些内在的矛盾,例如:扩大公共开支、加大债务,又要减税,那钱从哪里来?他不断加大开支与共和党所提倡的小政府定位也是不一致的,所以最终实际决策选择哪一边未定,还需要继续观察。且加大基础建设设施给谁用?肯定是要用在促进贸易发展、经济繁荣、人流与商品物流上才会带来需求,若是贸易保护把门关起来那对基础建设的需求从何而来?所以说,这些都需要再观察,川普的选举语言有多少可以确实转化为施政,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过程。

2017年全球资金流向

很大程度上要看几个因素,一个是美元的加息节奏与美元可能升值的幅度,国际投资者预期这一波美元指数在目前的水平上可能还有10%以上的升幅,日前价位已经攻上102,美元指数成功突破100以上往往都有一段多头可走。历史上美元指数最高来到1602001年也达120以上,所以美元指数应该还有走强空间。美元走强可能会持续吸引资金从新兴市场流向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将面临政策上的挑战,因为处于不同的经济循环,经济结构也不同,以前美元走强有一些小的经济体很容易受到压力,甚至出现金融危机。这些小经济体通常是货币错配显著,即利用美元便宜时大量借美元再用于本地的货币需求上,另外一个是到期日的错置,借短期的债来用在长期的项目上,可能是用在当地的基础设施,现在债券殖利率慢慢上升就出现压力。再一个是本国经济希望宽松货币,但维持本国汇率水准又想要加息,像1124日土耳其已经宣布加息来对抗美元升值。预料这一次资金大幅流出压力最大的新兴经济体可能不是亚洲国家,因为亚洲从1997年后各经济体大体上较为谨慎,但是世界上任何一个经济体发生问题都会引起全球市场的波动,所以2017年将是一个很波动的一年。以前遇到很意外的事件叫作黑天鹅,现在我们好像是在黑天鹅湖里游泳一样,看到黑天鹅反而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2017年人民币展望

可以看到港交所人民币兑美元期货成交量与未平仓量已经反应市场预期,目前201712月期约成交价约在7.20,如此与离岸人民币现货相比就有3.68%的贬幅。现在市场已经有足够的工具去管理汇率风险,与其猜测汇率水平高低,还不如去管理好风险。其次是看人民币汇率也不能仅仅只看人民币兑美元,因为从2015811汇改至今,人民币兑美元已有明显贬值,而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实际上是较稳定的,特别是20169月至11月,人民币兑美元贬破6.70后贬速加快,但兑一篮子货币大致上波动幅度很稳定,事实上和其他货币比,人民币算是一个很稳定的货币。

(本文编自金融读书会微信公号)

教学项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