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项目

报考我们

教师与研究

学生发展

校友

合作伙伴

国家金融研究院

关于我们

English

朱宁:是谁,在使用“地下钱庄”

时间:2017-03-03 来源: 作者: 浏览: 字号: 打印

       2月28日,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朱宁与《新闻1+1》主持人董倩电话连线,阐述关于如何打击“地下钱庄”话题。以下为节目实录。


董倩:
       朱院长您好,刚才我们在短片中注意到这样的一个细节,有一个犯罪嫌疑人,他说自己一年流转的资金是2.4个亿,但是他说在同行业里面,他的这样的这么大的钱在我们看来,在他们干这一行的人,只是觉得这是一个这个小作坊,您怎么看这样的一个现象?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朱宁:
       我觉得可能有两个重要的原因,第一整个中国经济的体量在扩大,和国际的接触也越来越多,所以就确实是不同的企业,因为各种各样合法非法的原因,对外资这个需求在扩大。第二很多这个不法分子有越来越多的这种专业化,规模化的这种方式,更加成系统地转移资金,所以这个我觉得其实,一方面这个犯罪团伙,他们的这个水平在逐渐的提高,但背后呢其实还是这个,对这种资金流动的需求也是在快速的增加。
董倩:
       我能不能理解您刚才的解释,就是说虽然加大了打击的力度,但是由于需求不管是合法的,还是这种非法的需求,它是刚性的,因此它打击的同时,可能并不能去根本上抑制住这个非法钱庄的这个存在?
朱宁:
       对,一个是跟咱们经济体量有关系,是一个非常高速的增长的经济体,非法活动随着经济活动的发展规模也在增大,由于监管的体系还是比较严格的,非法活动为了能够逃避在案的或者是在国内的这种监管,他外流的这种压力或者是外流的驱动也在增加。
       在合法方面,随着整个居民家庭财富的增加,大家有这种海外购物,海外置业,海外旅游医疗的这种需求,所以它可能这种合理的需求也在增加,原来传统的五万美金每个人的居民家庭的这种要求呢,可能对有些人来说,就限制比较多了。
董倩:
       但是朱院长,刚才我注意到您说,您在说到我们的资金监管的时候,您认为是比较严格的,但是如果是严格的话,怎么2016年会出现9000亿,这样的一个资金的流动,是逃脱了资金监管,而在流动?
朱宁:
       我觉得可能是全球非法的资金流动,不止在咱们的中国,在全球很多的主要是经济体都是一个很大的矛盾,这里面有几个主要的原因,一个是非法资金有这个避税的需求。第二点比如像这个恐怖分子,或者是这个贩毒的组织有非法的资金流动的需求,第三个就是在交易上为了节约一些成本,或者便利的这种需求,所以这个需求确实很大,而且它随着全球金融的发展、全球洗钱的活动,也变得越来越组织化,而又由于咱们整个互联网、比特币发展也使得金融或者是资金的流动变得越来越虚拟化,所以也是给我们的监管者,提出越来越多的这种挑战和要求。
董倩:
       那面对9000亿,一年的这样一个资金流动,已经逃脱了监管,怎么看待这种监管,因为我们刚才您也提到了,因为互联网等等这种手段,使得监管越来越难,怎么看待这个9000亿,逃脱监管这种现象,我们未来会不会怎么说,因为毕竟有这个它逃的手段多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监管方面?
朱宁:
       对,我觉得其实这个非法行为,和咱们整个的这个执法者一直是一种猫捉老鼠的这种行为,就有种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这种相互竞争,然后相互提升水平的这样一个过程。第一执法的能力和执法的力度还要进一步的加强,在整个非法行为的这种惩办的严肃程度上边,也要尽快的提高,但是另外一方面,现在外汇管制的要求其实存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所以在这个围堵的同时,也要加强这个疏导这个渠道,能让大家可能有更透彻的一个方式说,我真的有一些例外的一种大额的外资需求,我可以有一个比较合理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董倩:
       没错。朱院长还有一个问题需要请教您,刚才您也说到了,全球的资金监管都是一个越来越大的问题,那么对于全球来说,普遍的难点在哪,对于中国来说,资金监管的独特的难点又在哪?
朱宁:
       我觉得全球的普遍难点可能有两个方面,第一个可能全球的避税中心,那么有这种离岸的就是国家它基于主要的业务,就是为金融机构或者为这个洗钱来提供服务,因为有自己国家的主权所在,所以也不受其他国家的影响,所以这个是一个很大的这个挑战。第二个有很多的国际金融机构,为了能够获得更高的服务的收入,也在帮助他们的客户,提供一些不太合法的这种资金流动。
       从中国来讲,我觉得第一要加强国际合作,和更多的国家签这种多边或者是双边反洗钱、反非法资金流动这种协议和合约。第二点,把这个国内的这种资金的篱笆要扎结实,从金融机构来讲叫做,了解你的客户,知道这个客户的资金是从哪里来的,要去哪里去,要去干什么,才能区分是合法的使用,还是非法的使用,如果是合法的使用,金融机构,应该大力帮助客户来实现,如果是非法使用,其实从中介机构开始,它就必须开始提供一定的信息、线索,来阻碍这种非法行为的发生。
董倩:
       朱院长,这个流动的资金,身上是不会带记号,我是干净的还是不干净的,那作为监管部门,他能不能有“火眼金睛”能够看出来,它是否干净?
朱宁:
       这个确实是有一定的难度,如果是比较大的这个资金的流动,在国际上它必须要通过一定的金融机构的认证或者是背书,这些是可以通过一定的监管手段,来防治的,但是我们也注意到,因为就是主持人像您所说的,不排除很多的这个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的需求,它可以把一些资金通过蚂蚁搬家的方式积少成多,可能每个单个的交易看起来都很合理,但是你把它结合到一起,其实背后一个非法的需求,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看到就是说,还是比较有一定难度,对于整个的监管机构来讲说,怎么能够正确的、准确的区分,哪些是合理的合法的,哪些可能是非法的和不合理的。
董倩:
       但是现在我们处在了一个什么样的当口,我们就必须把它们分辨出来,比如说大家都应该说这个资金的流动里面,巨额的资金流动里面,有贪腐的钱,有骗国家退税的钱,这些钱是一定要严厉打击的,但是与此同时混杂在里面的,还有一些你比如说合理需求的钱,如果都一并打击了的话,那一定会伤及无辜,在这种情况下,应当怎么办?
朱宁:
       我觉得可能这里边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说,我们还得提升咱们整个广大公民的这个法律意识,虽然他这个资金的需求是合理的,资源来源也是合理的,但是他如果接触这个非法钱庄这样的这个非法的金融机构,他所发生的这个关系,就已经是一个非法的法律关系,权利就不能得以相对的保护,那如果之间比如说这个资金,没有确实真正汇到国外,或者说这个过程中,触及到人身的安全,居民的合法权利是会受到危害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广大的观众必须要意识到。
董倩:
       说到这我打断您一下,因为说到这个老百姓的合理需求了,如果他的目的是合理的,钱也是干净的,但是他选择了一条并不合理的,并不合法的这样一个渠道,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自担风险,可不可以走这条路?
朱宁:
       这个其实从理论上讲也是不可以,或者是至少发生了所有的问题,他至少要负这个法律责任,就像咱们可能红灯的时候,你是不应该过马路的,但是有的人过,如果要是出现了交通事故,那这个人的责任必须要自负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我觉得从咱们的监管机构也确实要必须要与时俱进,看到咱们整个居民家庭海外投资海外置业旅游的需求在逐渐增加,那5万美元可能在10年之前看起来是个天文数字,到现在很多平常的居民家庭都可以有这个财产,也可能都会有这个需求,所以我觉得我们必须要提出一些,可能更新的一些监管思路,或者是给一些特事特办的正常的疏导途径,让我们的居民不非得走那种非法的钱庄,而去找到一个合法的阳光途径,来完成他们这种在资金转移上面,或者是资金汇兑上面的一种诉求。
董倩:
       那我多问您一句,现在老百姓有没有能够找到这种合理的途径,而不见得非要去使用那种不合理的途径?
朱宁:
      外汇监管机制上面,确实是有一个特例,就是说如果有特别情况的,可以向当地的这个外汇监管机构,以及当地的外管局来提出特别的申请,但是由于大家现在,第一对这个政策还不是很了解,第二可能现在对于哪些是特别情况的界定也不是很清晰,所以这个渠道现在还没有特别的畅通。



教学项目

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